文学大咖的清明情结

2021-04-02 10:49来源:湘声报-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刘昌宇



  “清明时节雨纷纷”,吟咏着唐朝诗人杜牧的《清明》诗,步入情思缱绻的清明,透过时光的深处,回望文学巨匠们充满人文情怀的清明情结,依然那么清晰与鲜活。


  鲁迅的清明节经历过“无事”到“逐渐充实”的递进过程。他年轻时就一直在外发展,1912年至1926年,鲁迅曾在北京教育部任职,自述上班常“枯坐终日,极无聊赖”。而每到清明放假期间,由于各方面原因,他10多年里都没能回乡祭拜先祖为故去的亲人扫墓,只能在日记本里写上“无事”二字,以遥寄对先祖和故人的思念之情。


  后来,为了摆脱“无事”可做的尴尬,每逢清明,鲁迅索性在自家庭院里打起了花花草草的主意。1920年清明节,他“晚庭前植丁香二株”,1925年清明,他又约云松阁这家京城培植花草树木的花店,在自家院中种上了“计紫、白丁香各二,碧桃一,花椒、刺梅、榆梅各二,青杨三。”直到1927年10月定居上海后,他清明培植花木的习惯,才被请朋友吃饭、看电影、喝咖啡的雅兴所替代。


  巴金的清明情结主要体现在对亡妻萧珊的深情回忆中。在长达28年的携手人生中,巴金与萧珊坦诚相待,恩爱如昔。无奈由于病魔缠身,萧珊过早地离开了巴金。可巴金一直对萧珊情有独钟,每到清明时节,他就会把萧珊的译作放置在床头,望着作品陷入沉思。


  晚年的巴金更是笔耕不辍,以一腔柔情相继写出了《怀念萧珊》《再忆萧珊》《一双美丽的眼睛》等许多追忆妻子的文章。“她离开我12年了。12年,多么长的日日夜夜。每次我回到家门口,眼前就出现一张笑脸,一个亲切的声音向我迎来,可是走进院子,却只见一些高高矮矮的、没有花的绿树。”这些真诚朴实的语言,情真意切的独白,感人肺腑的回忆,曾经感动了无数的读者,也成了清明时节巴金对亡妻萧珊最真挚动人的纪念。


  当代文学大家贾平凹在文学界是出了名的孝子,他的清明情结集中浓缩到对母亲的敬重上。父亲去世较早,为了尽孝,贾平凹把母亲接来跟自己同住。他的母亲出身在乡下,虽然识字不多,但却有着讲不完的乡间俚语和故事,值得一提的是,贾平凹的长篇小说《秦腔》中的许多内容,就是母亲讲给他听的。


  母亲虽然是乡下人,但对贾平凹严厉的教子方式并不认同,为此,母子俩为了晚辈教育问题没少吵过嘴,但拌嘴归拌嘴,母亲去世后,贾平凹不仅依乡规披麻戴孝,还在母亲去世三年后,在清明的细雨和晶莹的泪光中,深情写下了《写给母亲》的纪念文章,用最平实自然的语言,回忆着母亲生前的善良和美好。当《秦腔》获得茅盾文学奖后,贾平凹第一时间给父母上香祭拜。


  透过清明时节的绵绵细雨,品味大师们或真切、或朴实、或深情的清明情结,那人世间最真、最纯、最美的情怀已跃然纸上,是对清明文化的最好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