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办学校回归公办,社会力量举办民办 “公参民”学校面对新规范

2021-08-28 07:54来源:湘声报-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yabox9电竞融媒记者寻晓燕


  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将于9月1日施行。日前,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范理顺“公参民”学校体制机制,着力建立公办教育、民办教育各安其位、相互促进的教育格局。这一通知,从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实施条例》有关规定进一步落地。


  《通知》的适用对象包括3类:公办学校单独举办的义务教育学校;公办学校与地方政府及相关机构合作举办的义务教育学校;公办学校与其它社会组织、个人合作举办的义务教育学校。


  根据《通知》,“公参民”学校具有以下4种情形的,转为公办学校:一是公办学校单独举办或者公办学校与其他公有主体合作举办的“公参民”学校,应转为公办学校;二是公办学校与其他社会组织、个人合作举办的“公参民”学校,经协商一致且条件成熟的,可以转为公办学校;三是既有居住社区配套建设的“公参民”学校,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转为公办学校,也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提供学位、继续办学;四是公办学校与其他社会组织、个人合作举办的“公参民”学校,不符合“六独立”要求(即独立法人资格、校园校舍及设备、专任教师队伍、财会核算、招生、毕业证发放)且难以整改到位的,可视情况转为公办学校或终止办学。


  近日,yabox9电竞融媒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围绕“公参民”学校话题,解读近期发布和即将实施的政策法规。



  从“校中校”到教育集团化


  “新的《实施条例》上万字,对现行条例做了全面、系统的修改、补充和完善。”省教育学会学校安全管理分会秘书长黄孝文告诉记者,4年前,教育部等部门就启动了《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工作,期间组织多方展开调研和立法论证,数易其稿。


  今年5月14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国务院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以及重点内容。


  “现在社会上有一些说法认为新的《实施条例》限制了民办教育的发展,这是一种误解。”黄孝文说,民办教育是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民办学校的教师和受教育者(学生)与公办学校一样享有同等权利;民办教育是公益事业,尤其是义务教育法规定了基础教育必须强调其公益性,不能资本化、商业化、市场化。


  湖南的“名校办民校”,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


  当时由于优质教育资源短缺,出现重点学校供不应求、教育投入不足,无力满足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和改善薄弱学校需求的现象。在这一背景下,省内部分城市出台政策,允许一些公办中小学进行办学体制改革的尝试,即通过国有民办、公办民助、民办公助等形式,推动一批省级示范性普通高中相继举办了依托本校办学的民办初高中学校。如长郡中学创办的湘郡中学,雅礼中学创办的长雅中学等,这在当时有效缓解了优质教育资源短缺、办学经费不足等问题。


  随着2006年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出台,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改变或者变相改变公办学校的性质”。社会上普遍认为,“名校办民校”占用了公共资源和名校的招牌,为少数学校牟利,不利于均衡教育发展。从这一年开始,全省开始对“转制学校”和“校中校”进行全面清理、整顿。


  与此同时,通过发挥名校引领、辐射作用,一种推行基础教育集团化的模式开始飞跃式发展。比如,1998年,衡阳市第一中学教育集团创办了衡阳市船山实验中学;2001年11月,长郡中学与麓山国际实验学校联合组建湖南首个基础教育集团——长郡教育集团;2002年,雅礼中学开始组建雅礼教育集团;在集团里,既有公办学校,也有民办学校。


  “创办之初,没有独立的校园,只开办4个班,但当时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办学,也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比如办学拿地非常优惠。由于民营学校办学灵活也注重服务,学校很快吸引了很多优秀的师资和生源。”省yabox9电竞委员肖高君在衡阳市船山实验中学担任了22年校长,参与并见证了这所民办公助学校的发展历程。如今,学校占地面积150亩,拥有4000多名在校生,成为衡阳民校中的名校,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


  据长沙市教育系统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通过采取对口帮扶、捆绑发展、委托管理、多校推一等措施,长沙市不断推进优质校集团化办学,近5年,长沙新增品牌学校200多所,全市城区义务教育学段优质教育学校覆盖率达到75%。


  既有贡献也凸显弊端


  “过去30年间,在基础教育特别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方面,民办教育是出了大力、作了大贡献的。”黄孝文表示,教育集团化之路依托大量社会资本才得以发展,要感谢这批热心办学的社会人士,他们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坚持办学,在教育发展不均衡的情况下,满足了部分家长对优质教育的需求,也解决了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上学问题,培养了大批人才。


  随着教育集团化的发展,一些名校集团相对庞大、资源过于集中,出现过度资本化、商业化等问题。


  “名校最稀缺的就是优质名师,一些民办学校为了稳住教学质量,不惜高薪挖人,形成优质资源的校际恶性竞争。”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给教育资源带来无序竞争,是当下民办教育行业的一大弊病。


  此外,近年一些民办学校和开发商“联姻”,通过“房地产+教育”营销模式,将中小学入学资格与楼盘销售挂钩,由此拉升房价,带来诟病,这也是改革势在必行的一大主因。


  “公办学校以品牌输出方式参与举办民办学校,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但也产生了较多的问题。”今年5月17日,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这种模式一方面稀释了公办学校本身的品牌资源,加剧了教育焦虑,由此衍生出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公办学校参与举办的民办学校,利用公办学校的优质品牌,采用民办学校的收费机制,对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都造成了不公平竞争,扰乱了教育秩序。


  采访中,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民办教育中的乱象,加剧了年轻父母的教育焦虑,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在深层次上还可能影响到人口出生率。种种情况表明,民办教育亟待规范,才能实现健康发展。



  规范民办义务教育


  “将民办初中小学在校生人数占义务教育的比重调减至5%以下,调减约36.4万人,且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6月22日,省教育厅发出通知,明确提出规范民办义务教育的要求。这是湖南对《实施条例》即将施行做出的积极响应。


  黄孝文说,以公办教育为主,坚持教育的公益属性,是一种基于社会公平的基本公共服务。欧洲国家民办教育的比重通常在3%-7%,日本是2%,民办小学、初中在校生占比全国总体在10%上下,均是比较合理的范畴。但在我国很多大城市,以及部分农村县域,民办教育学生的比重超20%以上,甚至更多,这种比例显然失衡了,改革迫在眉睫。


  那么,“公参民”学校面临着哪些新情况?


  “学校转公后,民办学校的教师能转公继续任教吗?转公后占控股地位的社会资本的资产将如何处理和分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公参民”的办学方面临着系列新情况。根据政策,2年过渡期后,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参民”学校将退出历史舞台。


  一位在“公参民”学校工作多年的教育人士认为,新政不仅能为老百姓减负,对教育的发展也有很大促进作用,建议借鉴国内提前转公的案例,通过财政出资对社会资本进行回购,来渐次推动民转公。


  《实施条例》明确鼓励、引导完全符合“六独立”的民办学校提高质量、办出特色,满足多样化教育需求。


  作为“六独立”的民办学校,长沙市望城区金海学校总校长柳君平表示,对于新政策怀着拥抱的态度,新政策让大家更加明晰地看到国家要办什么样的教育。学校将依法依规,紧跟国家教育发展的方向,坚持用创新思维办出让老百姓满意的义务教育,在民营教育阵营中走出自己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