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棉盼归乡

2021-09-24 10:43来源: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中秋节快到了,我打电话给母亲,告诉她我要回到她身边去——一只披风带雨的倦鸟要归埘了。


电话那头传来母亲洪亮的声音:“回来好啊,都回来。”此时,在洞庭湖区的腹地,在我出生的那个村庄,80岁高龄的母亲正坐在翻修过的瓦房里,将弟弟从棉花田里摘回的棉花果一一剥开,一朵朵洁白的棉花在母亲身旁的箩筐里盛开。


这是母亲告诉我她在做的事。


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劝她别太辛苦了。母亲说,田里的棉花白了一大片,不捡完遇上大雨就没有用了。母亲的身体已不能下田,所以把果子摘回家,慢慢剥。


洞庭湖成片成片的棉花田是一道独特的景观。国庆过后,成千上万亩棉花将在平坦的田畴上怒放,你可想象得出那是何等壮观。如此的丰收景象是要付出辛勤劳动的。


记忆里,春分刚过不久,父母就要开始忙着下棉籽,移栽营养块。一株株棉宝宝经过精心呵护,移栽到田野里,去见证风雨,收获阳光。起早摸黑,给棉花苗浇水补兜;昼夜晨昏,给棉花树打药治虫;披星戴月,给棉花树整枝打尖。父母就这样在充满希望的憧憬里,不知疲倦地劳作。


广袤的棉田有着无穷的挑战,比如害虫的侵袭,村民用香椿树的树叶扎成靶,每隔20米左右立一个靶,害虫具有喜香的特性,晚上都钻进了香巢。清晨天未亮,父母带着我们手持装过化肥的编织袋,穿行于高过头顶的棉花树丛,轻轻取下靶,迅速塞入编织袋里,抖动几下,就会听到蛾子扑腾的声音。


每每捕蛾归来,正是村里早晨炊烟四起的时候,全身已是露水尽湿。回望绿油油的棉田,满脸皆是难掩的喜悦。


捡棉花是妇女、小孩担当的一项重要任务。每到棉花丰收时节,学校都要放几天假,孩子们帮父母亲去田里捡棉花。因此,在我儿时的作文里,留着许多有关棉花的印记。


天上火辣辣的太阳,我们腰系特制的装花袋,将一朵朵洁白的棉花采摘下来。有时,我们几个小孩故意落在大人的后面,趁大人们走远了,就在茂密的棉花树下席地而坐,掏出连环画,由我给大家读。


有时,棉花实在太多,就把棉花果摘回家里,一家人晚饭后在煤油灯下剥棉花。母亲一剥就是60余年,她剥来了一个个中秋,也剥走了如棉花一样洁白的岁月。


老舍说:“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有点孩子气。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


如今,又到万家团圆时,我要回到母亲的身旁。今夜,是否有一个孩子气的梦,母亲剥出的棉花,飞到蓝天上,随风卷成一颗硕大的棉花糖,融化在心里,升起一轮明月,朗照每一位期待归来的儿郎。


文| 刘平

上一篇:  接近真实的曹禺
下一篇:  看得豆角如璎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