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题蟹诗”

2021-09-24 10:46来源: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自古以来,中国画家画蟹者,多多,如明代画家沈周、徐渭、陈淳,明末清初之傅山,清代画家郞葆辰、招子庸、任伯年等。画家画蟹,又喜欢题跋,题跋中又以诗为多,其诗,或图解,或言志,或讽时疾世,多有佳趣。


明人徐渭画有一幅《黄甲图》:岩石之侧,水草疏疏,荷叶萧索,清秋之气,沛然淋漓。水中螃蟹一只,正奋力前行,笔法枯淡,倔强有力。画面题诗一首:“兀然有物气豪粗,莫问年来珠有无。养就孤标人未识,时来黄甲独传胪。”“黄甲”指螃蟹,而且通常是指一种大螃蟹,同时,也是指古代科举进士及第者的名单。而“传胪”则是指殿试揭晓唱名时的一种仪式。


很显然,在这儿,徐渭是以螃蟹自喻,托物言志。这只大“螃蟹”,豪气冲天,孤标特立,虽然暂时还“人未识”,但到了时来运转时,就一定会“独传胪”——登大榜,传美名,居高位。


题诗中,徐渭的那份孤傲之气,那一身铮铮傲骨,昭昭然矣。


同样是明人的郞葆辰,以“水墨画蟹”著称于世,时人谓之“郞螃蟹”。也因为善画螃蟹,郞葆辰与螃蟹的“故事”,多多。他曾画有一幅《蟹菊图》,蟹三四只,秋菊一两株,菊花挺然,灿然,傲然而绽放。画上题诗曰:“东篱霜冷菊黄初,斗酒双螯小醉时。若使季鹰知此味,秋风应不忆鲈鱼。”


在这儿,郞葆辰把“持螯饮酒赏菊”,和晋人张翰“莼鲈之思”的典故引用于诗中,既扣住了“秋风起,蟹脚肥;菊花开,闻蟹来”的时令特点,极言螃蟹之美味,又表达了自己淡泊名利的野逸之心。可以说,蟹中有美味,蟹中有情趣,蟹中亦有志趣。


清人郑板桥,也写有一首《题蟹诗》:“八爪横行四野惊,双螯舞动威风凌。孰知腹内空无物,蘸取姜醋伴酒吟。”很显然,郑板桥是托物寓意,讽刺那些横行霸道者,那些腹内空空者,纵是曾经“横行四野”、威风凛凛,但最终,还是难免要做别人的下酒之物。他是在借螃蟹警世:莫横行,要腹中有物。


今人齐白石,以画虫鱼名于世,螃蟹也是其善画者之一。


画家画蟹,多以水中螃蟹为主,陪衬事物,则多为水草、荷叶等,而白石老人,却常常独出机杼,画出出人意料之螃蟹。他曾经画有一幅《群蟹图》,画的竟然是一群螃蟹从倾倒的竹笼中纷然爬出:颠倒纵横,纷纷扬扬,热闹非凡。


立意之新颖,非常人所及也。


抗战初期,敌伪分子常常以买画为名,前去骚扰白石老人,而白石老人又不愿意与之交往,于是老人就画了一幅《螃蟹图》,贴于门之上,并在画面题诗一首:“老年画法没来由,别其西风笔底秋。沧海扬尘洞庭涸,看君行到几时休。”诗以言志,表达了白石老人坚定的信念,他相信敌人横行不了几时了。这是白石老人特定社会环境下的一份自信,也是对敌伪分子极大的讽刺。


而到抗战胜利前夕,白石老人又画了一幅《螃蟹图》,题诗则曰:“处处草泥多,行到何方好?昨岁见君多,今年见君少。”“草泥多”暗喻敌人已然陷入“泥淖”之中。“今年见君少”则暗喻敌人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全诗极尽讽刺之能事,嘲笑日本侵略者已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灭亡之日,为时不晚矣。


螃蟹画,有趣,其题诗,亦有趣,可谓“双璧”生辉矣。


文 | 路来森


上一篇:  大山里的刘老爹
下一篇:  接近真实的曹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