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2022-08-05 11:21来源: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   袁秋茜


  去地铁站接父亲时,天上的云被夕阳晕染得分外好看,如锦绣绸缎一般,让我驻足观望许久。


  父亲就是在绸缎般的云彩下出现的,他一手拖着一只蛇皮袋,一手拎着一个纸盒子,在人头攒动的地铁口张望着。我朝他挥手,他却未能看见我。我走到他面前,他忽然惊了一下,“哦,你在这儿啊。”看着他笨拙的模样,我不禁笑着打趣道:“你家姑娘站在你面前,你还要愣神啊?”父亲不接话,憨憨笑着。


  我带着父亲往我的住处走,问他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还不是你妈,担心你吃不到,带了大米、茄子、丝瓜、青椒、土豆、梨、葡萄……她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带给你,我不带她可是要生气的。”父亲像小孩子一样抱怨着,我看在眼里,只觉得他很可爱。


  途中,我停下来要给父亲买水,想着坐了那么久的车来看我的父亲一定口渴了。父亲拦住我,指了指他袋子里的保温杯,“你给的保温杯,我一直带着呢,不渴,别费钱。”我望着那只4年前买的保温杯,漆掉得一塌糊涂,父亲却依旧宝贝着,不愿换。


  一路上,父亲说着家中的农事。玉米棒子从田间收回打成了玉米粒,田里的玉米杆也打碎混在了泥里,耕种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家里的重活儿,父亲干完了才走的,母亲只需除除草、整整地,适时种下白菜种子便可。过去一周,正是家中最忙的时候,父亲承担了大部分的农活儿。


  但是父亲不说苦,只说邻居送的西瓜特别甜,水分足。在田里热得两眼昏花的时候,他接过母亲送去的西瓜,大口大口地吃着,舒服极了。我听着,完全能够想象父亲在玉米地里吃西瓜的场景。大汗淋漓的人儿吃瓜的幸福,是空调房里看电视吃雪糕的年轻人无法体会的。


  到了住处,父亲将蛇皮袋打开,一一将家中的果蔬拿了出来。或许真的是隔了许久没有回家,印象里拇指大小的梨,如今都如拳头般大了。那些青涩的葡萄,也着上了紫色的衣装,看着十分诱人。母亲一直念叨着我回去,说再不回的话,瓜果都留不住了。我常对她说,不要留,自己多吃点,若是留给我让瓜果坏了,那不是浪费了吗?可母亲啊,她还是执意留着,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水果可以让父亲带过来呢。


  晚上,母亲打电话过来,问父亲是否将东西都带到,并嘱咐我要及时吃。母亲电话里告诉我,其实很多东西都是父亲想要多带些给我,他总觉得我在外面吃得太少。母亲还说,父亲很喜欢吃梨,但在家里都挑小的吃,大的留着带给我。


  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虽没有给我一个富裕的家庭,但却给了我富足的内心世界。父亲说,是母亲恨不得将家都搬来给我。母亲却说,是父亲不辞路途辛劳,千方百计想多带些东西给我。这样稀疏平常的爱,让我倍感幸福。


  路上的行人很多,很少有人愿意抬头看一看美丽的天空。于我而言,那云彩就如父母的爱,在别人眼里平平无奇,在我这里却惊世美艳。


上一篇:  黎明如歌
下一篇:  谁来打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