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艳丽光辉 ——记全省yabox9电竞委员的楷模陈艳辉

2017-09-29 10:42来源:湘声报-湖南yabox9电竞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一片赤子之心的他,

  

  把生命最后的艳丽光辉,

  

  化为贫困村永恒的春天。

  

  ——题记


  2017年4月1日,正是阳春三月。益阳城区,连绵多日的春雨暂停了脚步,久违的太阳出现,本是一扫阴霾的好日子。

  上午9时刚过,赫山区委书记专题会议正在进行之中,区委书记邓正安突然发布一个消息——“陈艳辉在医专附属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是我们那个陈艳辉吗?”赫山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刘炼真迅速求证。

  竟然真是他!

  曾担任近7年赫山区监察局副局长,已任区经管站站长、赫山区驻安化县石溪村帮扶工作队队长陈艳辉,生命永远定格在48岁的春天。

  这天一早,陈艳辉本来约定在上班前向邓正安汇报驻村扶贫工作,出门前却因过于劳累猝然倒在家中。

  陈艳辉被紧急送往益阳医专附属医院。在急救室外,迅速挤满了闻讯赶来的上百名亲友和群众,泪水划过他们焦急的脸庞,所有人都期盼这只是一个恶劣的愚人节玩笑。

  陈艳辉名不见经传,也不曾有过惊天动地的事迹,但他48年的人生,如清泉一般,滋润了乡村的田间地头,温暖了无数人的心田。


  人的潜能像一粒种子,拥有无限可能,充分挖掘出自身潜能,发挥创新能力,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就一定能打赢这场扶贫战。 ——陈艳辉

  “我叫陈艳辉,艳丽的艳,光辉的辉,一个男人家取了个女人的名字。”在2017年2月8日帮扶工作队碰头会上,一番幽默的开场白,迅速拉近了陈艳辉和队员们的距离。

  第二天是正月十三,沿着一条九曲回肠的山道,陈艳辉和帮扶队员第一次进入海拔500多米的安化县清塘铺石溪村。山里大雪纷飞,他在车上拍了一段视频发给妻子蔡小玲:“老天爷知道我们是去雪中送炭的。”

  尽管接受任命后对于扶贫任务的艰巨有充分心理准备,但石溪村的贫困程度还是令陈艳辉心惊:山高、路远、缺水,村集体没有收入来源,基础设施落后,无规模产业,贫困人口多,尤其是因为有300名左右的尘肺病患者,使之成为安化县最典型的“尘肺村”。

  陈艳辉决定从入村组、访农户着手工作。

  石溪村山高路弯,贫困户分布零散,看着不远的距离,经常要绕上一个大圈。一天,走访到上石片刘家组时,恰逢大雨,山路泥泞湿滑,带路的村干部说:“对面山坳上还有一户,路不好走,你们也累了,不如先回去,具体情况我告诉你们。”陈艳辉摇了摇头说:“路再远,也要去看,我们再累再苦,也没有贫困户的生活苦。”

  春寒料峭,山上格外冷,从湖区乍到山区的帮扶队员们很不习惯。队员周建国形容“晚上打开门窗的那一刹那,就像被一盆冰水泼在身上。三月天,盖着12斤重的棉花被,还经常睡不热”。

  在这种天气里,陈艳辉每天起得最早,走村入户总是在最前面;睡得最迟,深夜时分还在学文件、查资料,冷了就跺跺脚,或泡个热水脚继续工作。

  工作队用了约3周时间,翻越了一个又一个山头,踏遍了9.42平方公里的石溪村,走访了全部建档立卡贫困户136户,党员、组长和产业带头人70多人,还采集了数百张照片。

  村民们知道村上来了帮扶队,办公室就成了“群众来访办”,陈艳辉成了“第一接访人”,有时一晚都要接待好几批。不管反映什么问题,陈艳辉都认真听、仔细记,耐心分析,讲解政策。

  陈艳辉告诉队员:“接访和扶贫一样,都需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经常有群众自认为是贫困户,村里偏心没评上,陈艳辉反复解释准入条件和评定程序,总能让气冲冲而来的人,心平气和地回去。

  清塘镇原是产煤重镇,在上世纪80年代,一些人十三四岁就下井挖煤了。因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吸入大量粉尘,致使后来肺部板结,呼吸困难,尘肺Ⅲ级以上的重症病人,需要24小时供氧才能延续生命。

  尘肺病人家庭的痛苦,深深刻在陈艳辉心里。他向妻子蔡小玲感慨,“你和女儿要去看了的话,就知道你们生活在天堂”;他向刘文斌、徐昶等好友坦言,“一定要把每一分钱都用在贫困群众身上”。

  帮扶工作队驻点隔壁的一栋小平房里,住着性格内向的18岁少年廖岳彬。他的叔叔和父亲因尘肺病相继离世,母亲和婶婶离家出走,奶奶刚过世,留下他和16岁的弟弟,他只好辍学打工。

  得知廖岳彬原本成绩优异,曾就读于长沙一所知名中学,陈艳辉十分惋惜,他找到廖岳彬,鼓励小廖走出悲伤,不要放弃学业。陈艳辉利用周末先后三次开车到长沙联系朋友刘又阳,为小廖提供了继续读书、半工半读、到校友公司上班三种选择。陈艳辉还与蔡小玲商量,如有可能,由夫妻俩收留培养这个青年,让他到蔡小玲任教的益阳市箴言中学就读。

  52天里,陈艳辉全身心投入到石溪村的扶贫事业。蔡小玲收到他发来的微信,说地里的沙参出苗了;大学室友刘战华看到他发来的图片,是贫困户倾倒破败的房屋;在医院上班的好友邹志荣接到他的电话,是商量进村为贫困群众义诊;办事回到益阳,他拉着妻子去向小姨父咨询中药材种植的前景。

  通过调研走访,对于怎样脱贫、产业如何定位、怎样与贫困户利益对接、按什么标准投入、能产生多少效益等一系列问题,陈艳辉心中逐步有了清晰的思路。

  经过与村支部、村委会、镇里驻村干部反复商讨,向村里致富能人反复讨教,帮扶工作队拿出了一份包括光伏发电、中药材种植和生猪、黄牛、黑山羊、土鸡、禾花鱼养殖项目的“产业帮扶项目初步实施方案”,为石溪村脱贫绘制了蓝图。


  知识改变命运。如果把书读好了,最多穷三五年,而不读书,就要穷一辈子,甚至两三代。 ——陈艳辉

  蔡小玲脑中经常跳出2017年1月7日和丈夫的那段对话。当时,陈艳辉是区监察局副局长。

  那天是农历十二月廿三,陈艳辉回到家里,用一如往常的轻松语气对妻子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但同时也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听,坏消息不听。”蔡小玲笑着回应。

  “其实就是一个消息。我要带队去安化帮助一个村子脱贫,要去3年,不能在家照顾你。”

  “可不可以放弃?”

  “不可以,必须去。”

  “为什么这么多人,偏偏要你去?”

  “因为你老公很优秀。”

  蔡小玲笑了:“你那么优秀,我怎么没感觉到?”

  “你老公农村工作经验丰富,懂政策,懂业务,从来不会乱用钱,能把安排的任务做好,所以是领导的首选。”对于工作能力,陈艳辉在妻子面前向来很有自信。

  看到丈夫满腔热情,犹豫了几天的蔡小玲不忍心再泼冷水,默默为他收拾行李,打算五一节带着女儿去石溪村看看。

  “你五一去了,3年后我再带你去看,到时石溪村肯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听到这话,蔡小玲知道,丈夫又要豁出去大干一场了。

  作为山村里长大的孩子、基层成长的干部,陈艳辉对群众怀着亲人般的情感,更有一种深深的助人情结,在他足迹所到之处早已传为美谈。

  1984年,陈艳辉还在上高中时,同班的汤正伏家庭非常贫困,陈艳辉联合同学找到学校后勤处,请求免费为他提供伙食,暑假时还将他接到家里住。

  到乡镇工作拍照建档时,担心五保老人们行动不便,陈艳辉自掏腰包买了相机,逐户上门服务。

  2004年,陈艳辉担任羊角乡副乡长,分管财贸。临近年底,户户悬鱼,年味浓厚,但腊月二十九,他一个电话打来,让蔡小玲准备6000元钱送去,说乡财政特别困难,没钱支付农民工工资,而农民工正指望这点钱过年。

  陈艳辉尤其关注贫困学生,再三叮嘱当老师的蔡小玲,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知识改变命运。如果把书读好了,最多穷三五年,而不读书,就要穷一辈子,甚至两三代。”

  每年端午、中秋,甚至三月三,陈艳辉都要提醒妻子为学生准备粽子、月饼、地菜鸡蛋。多年来,蔡小玲教到哪里,陈艳辉对贫困学生的帮助就到哪里。

  衡龙桥镇莲花中学学生谭彪,7岁时母亲因病去世,进入叛逆期后他与父亲关系一度十分紧张。陈艳辉主动接近他,教他打篮球,帮他调换到蔡小玲任教的班级,从如何读书到怎样做人都谆谆教导。2006年8月,当谭彪手捧重庆工商大学录取通知书递到陈叔叔面前时,情同父子的两人相拥流泪。

  这样的帮扶对象,在陈艳辉的生命历程中,比比皆是。


  人生要想有成就,最好从基层干起,要干一行爱一行,农村是我们大展身手的广阔天地。

  

  ——陈艳辉

  1969年,陈艳辉出生于赫山区衡龙桥镇(原槐奇岭乡黄家塘村横冲塘组)的一户普通家庭。祖辈都是农民,父亲在乡财政所工作,弟弟雄辉因年幼时患病,落下智障残疾。

  19岁的陈艳辉,以超过当年北京大学湖南录取线的分数,考取了中南财经大学统计系。刚入学时,他浓重的湖南口音让同学们听得如坠五里雾中,他因此表现得有些腼腆,室友蔡华彪给他起了个诨名“艳艳”。

  其实,“艳艳”和人混熟以后快人快语,铜锣一样的笑声经常响彻寝室,湖南汉子的本色暴露无遗。写得一手好字、文章有思想,还坚持练武的他,被同学们形容为“文武双全”。大学期间的他特别爱看金庸小说,蔡华彪觉得,他的确有一种郭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情怀。

  当时校园里男生宿舍流行打麻将,但陈艳辉从来不参加。蔡华彪回忆:“艳艳有个本事,就是抗干扰能力极强。在我们秉烛‘夜战’的时候,墙角上铺经常有个身影在打坐,或者亮着手电筒看书。”

  陈艳辉节俭得出了名,一个搪瓷杯用来刷牙、喝水、泡方便面,一直跟了他大学4年。许多同学不知道,他毕业时连路费都没有,还是向室友范春晖借了钱才能回家。

  毕业后,陈艳辉为了照顾家庭,毅然选择回到家乡,被分配到赫山区岳家桥乡。90年代时,知名大学毕业生分到乡镇,别人以为他会郁闷,但他毫无怨尤,常对女朋友蔡小玲说“人生要想有成就,最好从基层干起,要干一行爱一行,农村是我们大展身手的广阔天地”。

  岳家桥、衡龙桥、白石塘……赫山区各乡镇的乡间小道上,留下了陈艳辉无数次骑着摩托车穿行的背影,风雨无阻,一骑就是十几年,新摩托骑成了烂摩托。在女儿陈健敏的记忆中,自己就是在爸爸的摩托车上长大的。


  群众利益重于泰山,该给群众的,一分钱也不能少给;该收群众的,一分钱也不能多收。

  

  ——陈艳辉

  2010年7月,在乡镇工作18年的陈艳辉调任赫山区监察局副局长。终于离家近一点,朋友们以为他会轻松些,但近7年间他没有享受过一个完整的双休日和法定节假日。

  刘炼真是2016年8月调任赫山区纪委书记后才认识陈艳辉的。初次访谈中,陈艳辉直指机关里的不良倾向,提出尖锐的意见和建议,却矢口不提个人的想法和要求,给刘炼真留下了深刻印象。

  接下来,刘炼真听说了许多关于陈艳辉的故事:他主办的案件达160多件,接到说情、威胁甚至恐吓电话不在少数,但他坚持原则、秉章办事,把案子办得让人心服口服,保持了零投诉。

  2013年5月,泉交河镇某村支部书记叶某被举报“侵吞征地拆迁款”。时任市纪委书记批示赫山区纪委“10天内办结”。陈艳辉二话没说接受任务,通过对该村财务突击审计和外围调查,迅速掌握了叶某的违纪证据。

  在区纪委决定对叶某立案调查之际,叶某或本人或授意他人不断打来恐吓电话,威胁陈艳辉“到此为止,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查你是我的失职,今天我查你查定了,而且要查个水落石出!” 陈艳辉在电话里毫不示弱。最终叶某不仅受到党纪处分,而且被移送司法机关。

  近年来强农惠农资金项目多、数额大,陈艳辉牵头在全区开展农业保险、退耕还林、农村合作医疗等专项资金检查。他要求分管的办案干部对这些资金一定要盯住、盯牢,“群众利益重于泰山,该给群众的,一分钱也不能少给;该收群众的,一分钱也不能多收”。

  2016年7月,赫山区遭遇特大洪涝灾害,区纪委、区监察局牵头开展24小时不间断防汛督查。在防汛最容易松懈的时段——零点至凌晨之间,陈艳辉一次次率领督查组,往返穿梭在重点防区20多公里的大堤上,发现防汛责任不落实情况,任何人都别想在他那里蒙混过关。当时局里临时租用了一批社会车辆,司机连续跟陈艳辉几个晚上后提出不干了,因为和他夜巡是整晚车不熄火、人不合眼。

  几天之后,一些分指和乡镇指挥所流传“防汛还要防艳辉”。同事劝陈艳辉点到为止,他严肃地说“督查不较真,责任就会不落实,这个没得商量”。


  

  在外多一份廉洁与正直,家中就多一份安定与温馨。

  

  ——陈艳辉

  

  “在外多一份廉洁与正直,家中就多一份安定与温馨。”陈艳辉经常告诫家人。

  2006年,陈艳辉调任衡龙桥镇副镇长,分管城建国土,送礼者被他拒之门外,求情者被他劝说得心服口服。一次拆除违章建筑时,一户对此不满意的村民威胁陈艳辉和家人安全,他骑摩托车载着妻子被追得躲到大堤上不能回家,他第一次抱着妻子痛哭:“对不起,让你跟着我担惊受怕了。”

  之后,陈艳辉依然耐心地做当事人的工作,不上报,不结怨。他总说,“在职一阵子,做人一辈子。”

  2007年,他负责筹建衡龙桥镇塑编基地。从拆迁、修路,到招商、引资,在政府完全没有投入的情况下,他殚精竭虑想了各种办法建起塑编基地,第二年就创下800多万元的财税收入。

  在基地建设时,包工头给陈艳辉送礼他不收,他说,“收包工头10块,至少要让他们多赚公家的100块、甚至1000块,这种事我做不出来。”如今他曾牵头建设的塑编基地,不但解决了不少人的就业问题,而且2016年财税收入增加至2000多万元。

  调到区监察局工作后,陈艳辉对自己和家人更为严苛,从不利用职务之便获取任何不当利益。

  2012年,为了方便教学,学校把一间多年闲置的教室分给蔡小玲和另一位老师合住。陈艳辉买来木板、木方,和朋友们一起动手将教室隔成两半,并分隔好客厅、卧室和厨房。

  按政策,材料费和人工费可以由学校报销,但陈艳辉不同意:“这笔钱还是自己出好,尤其我在纪委工作,首先要管好自己。”

  元宵节前,陈艳辉率队进驻石溪村帮扶,工作经费没来得及拨付,工作条件还不具备。他带上自家的两台笔记本电脑,陆续垫付了1.5万余元经费,将工作先行开展起来。

  队员们住在石溪村老会计刘伏生家,搭伙吃饭,按月计账。村支书看到工作队餐桌又小又旧,悄悄让镇上家具店送来一张新餐桌。陈艳辉板起面孔:“这不是有张桌子吗,难看一点有什么要紧,能吃饭就行!我们区里邓书记说了,不能给村上添麻烦,也不能用村上一分钱。”

  一个要换,一个不收,送货的老板不耐烦,开着车掉头走了,“你们这些干部太小气!”

  但即使许多熟悉的同事都不知道,这份廉洁的背后是一个家庭的拮据与不易。

  陈艳辉常年在基层工作,母亲瘫痪5年,父亲和岳母先后罹患癌症去世,还要照顾智障的弟弟及其一家,经济压力沉重。他的工资没有进过自家账户,多年来居住的家中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甚至被朋友调侃为“难民营”。

  大学毕业后,陈艳辉和同学失去联系,2009年,室友刘战华从深圳到益阳出差,才多方打听到他的联系方式。恢复联系的几年来,刘战华发现,这位老同学依然拥有一颗“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赤子之心,对名利毫无兴趣,言谈间都是国家大事和民生疾苦。

  看到陈艳辉家中的简朴,想到同学们都生活优越,刘战华格外心痛:“以他的学历和能力,不管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楼,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刘战华看来,陈艳辉与这个时代的浮华格格不入:“他来自农村贫困家庭,对底层群众的艰难与苦楚感同身受,憎恨不正之风,不愿意做任何背离道德、有损群众利益的事。”


  船要顺利抵岸,船头舵手是核心力量,但船边划桨的水手也功不可没。

  

  ——陈艳辉

  通过人民yabox9电竞和民主党派平台——他极为重视的参政渠道,陈艳辉诠释着自己的报国情怀,实现了更大的人生价值。

  “只要是抱着爱国爱民、服务社会的宗旨,加入民主党派同样可以实现人生价值。就像船要顺利抵岸,船头舵手是核心,但船边划桨的水手也功不可没。”2005年加入九三学社之时,陈艳辉曾向妻子如此表达初衷。

  “九三的核心价值观是‘爱国、民主、科学’。”陈艳辉告诉蔡小玲,当一个国家真正实现了民主与科学,人民的生活就能达到自由与幸福。加入九三学社12年来,陈艳辉如他所愿,一直用心做着那个默默无闻的划桨人。

  2011年6月,九三学社赫山区第一届总支委员会成立,陈艳辉奔波协调,前后筹划了好几个月。好友刘文斌的装修公司当时正红火,陈艳辉跑到他的办公室借3000元钱,说要为召开赫山总支成立大会作经费。

  刘文斌笑他:“你当这个主委是什么级别?待遇多高?”

  “没待遇,也没级别,但可以参政议政,提意见建议。”

  “怎么只看见这等‘好事’总落到你身上,这有什么意义?”

  “就像鲜花和叶子,你不要只看到鲜花的灿烂,看不到叶子的默默奉献,没有叶子供氧送养,鲜花会好看吗?不可能所有人都去当好看的鲜花,没有人去当不起眼的绿叶吧。”陈艳辉回答。

  赫山总支成立后没有办公场所、经费有限,陈艳辉带领社员每年交500元活动经费,坚持开展各种学习和履职活动。由于履职突出,2015年九三学社成立70周年之际,陈艳辉被九三学社中央评为全国优秀社员。

  “他非常重视委员身份,关注民生,把‘为民代言’真正放在心上,为民办实事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与陈艳辉相交甚笃、同为益阳市yabox9电竞赫山综合组委员的金辉感慨。

  陈艳辉曾形象地描述委员的作用:“yabox9电竞委员就像党委、政府的眼耳鼻,越灵敏越好,把所见所闻传递给大脑,有利于大脑中枢及时有效地作出反应和决策。”

  箴言中学语文教师叶成武住在益阳市茂林社区,是小区环境变化的见证者。

  过去,社区中的一条水沟散发出的熏天臭气,使得周边1200多居民不能开窗。2014年,几位市yabox9电竞委员多次来这里实地考察,并撰写了提案,相关部门经过办理,但其中一位委员坚持给予提案办理“不满意”评价。这件当年唯一的“不满意”提案,引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加大办理力度,彻底解决所反映的问题。

  2017年5月,茂林整治工程竣工,臭水沟变成宽敞整洁的街道,每到傍晚时分,散步的人三五成群,跳广场舞的大妈笑逐颜开,孩子们嬉戏玩耍……

  “今天才知道,这位坚持‘不满意’、为人民办实事的yabox9电竞委员就是陈艳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乘凉的人们不会忘记他。”9月11日,叶成武在箴言中学教师微信群中默默地发了一段话。


  扶贫任务没有完成,我要死也只能死在村子里。 ——陈艳辉

  参加工作25年,副科级干部当了13年,对个人的进退留转,陈艳辉从不向组织提要求;身边的优秀同事,他却不遗余力地推荐。2015年以来,他分管的4名干部被提拔为赫山区纪委监察局部室负责人,1名干部被交流到科局任纪检组长。他的爱才惜才一时传为佳话。

  九三学社益阳市委秘书长李序曲回忆,陈艳辉常主动推辞表彰和立功机会,“他总说,把机会留给其他同志吧。”

  陈艳辉的心里装着群众、亲人、朋友、同事,却从没有想过自己。身强体健、生活健康的他,想象自己是一棵参天大树,可以为所有人遮风挡雨,却忽略了日渐被繁重工作压垮的身体。

  在衡龙桥镇建设塑编基地之时,陈艳辉事事亲力亲为,午休时间从不停歇,感冒许久未愈却没时间去诊治。市领导到基地检查工作,看到正在烈日下搬砖的他,还以为是包工头。

  2008年塑编基地提前建成了,陈艳辉却因过度劳累住了42天院,被查出高血压和慢性心肌炎,从此落下病根。这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住院。

  2016年防汛督查期间,每当身体不适,他就囫囵吞上几粒药丸,在堤上或车上休息片刻,继续穿梭往返、来回督查。

  接到去安化扶贫的任务时,陈艳辉没有任何犹豫。他告诉妻子,“无论作为一个政府干部,还是一名yabox9电竞委员,这项扶贫任务我都责无旁贷。”

  第一次从村里回到家,蔡小玲发现丈夫皮肤黝黑了许多,以为是水土不服没有在意。之后见到他时,脸色一次不如一次,蔡小玲和好友刘文斌不断催促他去医院检查,他却总忙着四处咨询产业项目,无暇顾及其他。

  “你这样下去会累死的!”刘文斌心痛地说。

  “扶贫任务没有完成,我要死也只能死在村子里。”陈艳辉的回答很决然。

  在石溪村走访的过程中,陈艳辉数次感到不适,面色苍白,呼吸急促。队员们劝他原地等待,但他摆摆手,继续坚持。对于身体的异样,他理应早有所察觉,但区委给予他的神圣使命,石溪村群众对脱贫的迫切渴望,让他无法停下脚步。

  3月31日,考虑到马上就是清明节调休,陈艳辉决定抓紧时间把扶贫方案尽早向区委汇报。一整天的讨论直到下午5点半才结束,同事们见他脸色非常不好,“押送”他回益阳检查身体。他主动提出,回家后继续把材料整理好,次日一早先向区委主要领导汇报完再去医院。

  在回益阳的路上,陈艳辉的呼吸比平时更重,不时拍打胸口。当晚蔡小玲12点半睡下时,他还在电脑前修改方案。第二天清晨7点半,陈艳辉在出门前突然倒地不起,再也没有醒来。

  消息传到石溪村,整个村庄陷入一片悲痛。村民们不敢相信,如春风化雨般亲切的陈队长,竟然就此永别。

  自发到陈艳辉追悼会祭奠的,有200来名学生和家长,还有许多从各乡镇赶来的群众,许多人跪在他灵前失声痛哭。如今已是连锁企业董事长的谭彪连夜从深圳赶回以孝子身份答礼,含着泪说“陈叔叔走过的人生之路,是爱国家爱人民最好的证明”。

  4月5日,陈艳辉去世后的第4天,女儿陈健敏在整理父亲遗物时,看着书柜里摆放得整整齐齐的20多本他生前的工作笔记,两年前父女俩在书房的对话不由自主地在她耳边响起:“我没有什么值钱的留给你,这些工作笔记是我将来留给你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人生价值,不在于名利,而在于你忠诚于人民,忠诚于事业,忠诚于家庭。

  

  ——陈艳辉

  陈艳辉调离区监察局以后,刘炼真几次打电话要请他周末小聚一下,以示对他在纪检监察机关工作多年的谢意。可陈艳辉每次都说,“我还在安化山里,这周又回不来”。

  陈艳辉约定要请刘炼真到家里,亲手做几道菜,“即使高血压喝不得酒,也要陪你搞几杯”。这些无法兑现的约定,成为刘炼真心中永远的遗憾。

  陈艳辉走得太突然,没有留下片言只语,但蔡小玲知道,他没来得及实现的遗憾太多:

  他心心念念的宝贝女儿和两个侄女都未完成学业;

  由于缺钱,他们唯一的那套住房一直没有完成装修,留下30多万元的贷款;

  他常思念母校——中南财经大学,与蔡小玲约定,趁空带着她与女儿前往武汉看望师友;

  最遗憾的,是他倾注了满腔热血的石溪村还没有脱贫。

  陈艳辉离世以来,蔡小玲舍不得让丈夫的手机停机,每天给他发微信,一如往常地分享身边的消息:

  农民好友蔡建新的渔场,在他的建议和全程指导下引进了智能化环保养殖系统后,今年收入有望达到40万元;

  蔡小玲把弟媳和小侄女陈柏弘接到家中居住,每晚坚持给弘弘指导作业,她上次考试取得了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

  朋友们殷勤照顾蔡小玲母女,为了完成艳辉的心愿,正帮助他们把房子装修收尾,让她们可以早点住进属于自己的家。

  最令蔡小玲感到可以告慰艳辉的是,在帮扶工作队的努力下,他在石溪村描绘的蓝图正逐渐清晰:120KW光伏发电站,已经完成了地面基础设施建设,9月底将竣工验收;贫困户刘道珍家的猪场已经建好,养了宁乡花猪母猪16头,本地猪9头,猪仔32头;几家餐饮企业将到村里考察沙参和土鸡产业……

  “人生价值,不在于名利,而在于你忠诚于人民,忠诚于事业,忠诚于家庭。”陈艳辉用行动,兑现了曾经许下的承诺。

  “他不是共产党员,却是共产党员学习的榜样。”周建国时常怀念起自己的队长,“他走了,留下了‘石溪精神’,我们会在他走过的扶贫路上继续前行……”